您好,欢迎光临本店! [登录] [免费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俪兰

浏览历史

© 2005-2019 十多年前的一天父亲接到远在台湾的伯母打来的电话,电话里说伯父病重住院想见我父亲让我们过去一下。那时申请去台湾得有对方的邀请信要省上审批办下来最快得三个月。父亲预感伯父这次的病势不好让我赶快去办。第二天我带了伯父的来信去武都办理公证回来后交统战部申请台湾探亲。第六天伯母打来电话说伯父已经去世了如果赶不上葬礼干脆就不要来了那边的事情她们一定会办好的。申请交上去才几天出境手续在葬礼之前肯定办不下来。父亲涕泪交加两天粒米未进。我安慰他说等手续下来了我陪你去给伯父上坟。过了几天父亲忽然对我说他最近心脏跳得快的睡不好觉去台湾的手续是有效期的,如果在有效期内他的身体不许可去台湾岂不白白浪费了功夫现在就不办了等他身体好了再办。反正迟去早去都见不上最后一面不如缓些去可这一缓就是十几年呐,然而妻却成了我家去台湾的第一人。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